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整形美容与当代艺术前言

http://www.e23.cn2017-11-27 14:02:10

    摘  要:早在1890 年,法国一位年轻的画家兼批评家莫里斯·德尼就在一篇名为《新传统主义》的文章中写到:“一幅画,在它是一匹战马、一个裸女,或是一则奇闻逸事之前,本质上是一个覆盖了以一定秩序汇集在一起的色彩的扁平平面。”

  早在1890 年,法国一位年轻的画家兼批评家莫里斯·德尼就在一篇名为《新传统主义》的文章中写到:“一幅画,在它是一匹战马、一个裸女,或是一则奇闻逸事之前,本质上是一个覆盖了以一定秩序汇集在一起的色彩的扁平平面。”

  德尼的这一宣称,看似稀松平常,实为平地惊雷——自古希腊尤其是历经文艺复兴,所积淀起的深厚的古典主义传统,向来极为重视艺术家对于古典文化的熟稔以及对于重大高贵主题的把握:宗教(题材)高于历史(题材),历史(题材)胜过人物(题材),人物(题材)优于风景(题材),而风景(题材)赛过静物(题材),可谓尊卑有序等级森严,而德尼对于绘画认知的激进宣言,将迅速与现代主义绘画实践以及罗杰·弗莱、克莱夫·贝尔等形式主义美学理论结盟,彻底终结古典艺术的神圣法则与箴言,仅仅不到半个世纪,画家们就开始津津乐道“有意味的形式”,神圣有序的主题已然无人问津。

  从尊卑有序的主题到有意味的形式,不仅标志着现代主义之于古典艺术的胜利,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绘画认识论的激进改写,象征着一种根本的哲学上人类认知模型的无限可塑性:1912 年,当年轻的法国画家马歇尔·杜尚,把自己绘制的《下楼梯的裸女》送去参加立体主义展览,却因这幅画风格模糊混杂着些许未来主义元素遭到拒绝的时候,杜尚认识到:这帮标榜着先锋与革命的立体主义者,在反对学院派陈腐保守的艺术趣味成功之后,却浑然不觉自己也成为了新的保守和僵化的力量。杜尚后来放弃了绘画,选购一只男用小便器并签上名字送去参加展览,杜尚用雪铲、自行车轮、小便器等生活中的现成品抛出一个更加激进而开放的艺术姿态:艺术,不在于稀有、技艺、材料和媒介,而完全取决于艺术家的眼光和选择,50 年后,波普艺术的席卷全球,再次佐证了“艺术认知型”随时代而不断变迁的流动特质。

  现在,波普艺术的黄金时代已经又过去了半个世纪,当1964年安迪·沃霍尔展出布利洛盒子的时候,哲学家阿瑟·丹托遭遇了这些盒子并大为震惊,阿瑟丹托提出的问题是:当艺术品与普通的生活用品无法用肉眼区分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使得安迪·沃霍尔的布利洛盒子成为了艺术品,而超市货架上的却不是。丹托的回答是:“为了把某物看成是艺术,需要某种肉眼所不能察觉的东西——一种艺术理论的氛围,一种艺术史的知识,一个艺术界”,丹托的意思通俗一点来讲,就是艺术之所以是艺术,完全取决于特定的艺术理论与艺术史眼光,不具备这种理论与眼光,则无法把某物理解为艺术。

  2013年10月25日,阿瑟·丹托,这位提出了“艺术世界”、“艺术的终结”等一系列核心概念,再次改写 20 世纪后半期当代艺术认知的哲学家溘然仙逝,全球艺术界纷纷撰文悼念。笔者曾于 2012 年有幸拜访过丹托先生,丹托先生对笔者将整形手术与当代艺术相结合的坚定理念与执着努力十分感兴趣,并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与鼓励,这让笔者倍感鼓舞和欣慰。

  笔者十多年来砥砺探行的整形艺术,深感作为艺术手段的外科技术的实施和观赏门槛之高,限制了手术作为经典艺术的传播和欣赏:即使抛开近代外科医生的准入门槛极高,即使在有外科历史以来,它也比绘画雕塑以及其他工艺的学习要困难许多;另一方面,参观者如不具备充分的专业知识,也难以欣赏创作的过程之美,即使是作为整形的人体美,对“修改后”的人体之美也缺乏理论和实践上的欣赏理解共识。作为当代观念艺术更缺乏艺术史与艺术理论学理分析,理解身体在社会手术刀下改造的命题。

  世人皆知琴棋书画国油版雕等传统艺术,颇需时日练习技艺,却不知整形美容更需旷日持久精细严苛的技艺磨炼;众人皆道传统艺术匠心独运博大精深,却不知整形医师在人体的画布上运刀行线,更需颖悟绝伦慧心巧思的雄韬取舍……无论是从根本的艺术发生学学理的角度,还是从纯粹的艺术哲学角度,艺术,无论是作为一种活动,还是作为一种经验,虽有其特殊性,但终究与人类其他领域的活动与经验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和共通之处。无论是贡布里希爵士,还是哲学家约翰·杜威,无不在其 20 世纪的著作中朝斯夕斯念兹在兹地提醒我们这一点。然而不幸的是:经由现代主义艺术近两个世纪的“为艺术而艺术”“纯粹艺术”的话语规训,再加之我们源远流长的传统美学陶染和现当代艺术理论的匮乏,普通艺术爱好者,绝难在跨学科的较为抽象的思辨层次上,反思自己对于传统艺术分类和艺术范式的执念,进而洞穿和领悟整形手术与一切艺术活动、艺术经验的相通之处以及整形手术开拓艺术边界的无限可能。

  人类的存在,曾以种种宗教作为存在之根基意义之源本,而当上帝死了的时候(尼采语),人类实际上是可以脱离宗教的世界观来追求超人(尼采语)之存在,我们迷恋原始和自然,但我们早已走出原始和自然,实际上没有人与自然的分离和对抗,也就不会有人类今天灿烂辉煌的文明。无需多言的是,人类的艺术,同样有着悠久而多样化的范式和惯习,然而,艺术真正宝贵和有趣的地方,却不是这些固有的范式和惯习本身,而是打破和更新艺术范式和边界的无限可能性。

  笔者结集探索整形之为当代艺术,整形与身体理论、消费理论、性别理论、生存美学等当代艺术议题,虽千言万语,奈何志大才疏,且性情慵懒、不求甚解,希望能够抛砖引玉,激发更多的整形与生活相缝合、跨学科形塑艺术认知的新的讨论和可能,也望广大同道不吝指教。

文 / 韩啸

网络编辑:顾倩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