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济南:经十路户外广告牌整治 那些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http://www.e23.cn2018-02-08 13:36:25舜网-济南时报

    摘  要:如今,走在济南最长的主干道经十路,你会发现户外广告少了很多,道路两侧形象变得更清爽了。2017年,该路沿线楼顶广告牌几乎全部肃清。但你或许并不知道拆除这些广告牌背后的艰辛:磨半月嘴皮子还算轻松的,有的甚至打了两年官司……

济南:经十路户外广告牌整治 那些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经十路与纬十二路路口东侧,居民楼楼顶的广告牌已拆除。王汗冰 摄

济南:经十路户外广告牌整治 那些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经十路与纬十二路西南角建起了文化墙 王汗冰 摄

  如今,走在济南最长的主干道经十路,你会发现户外广告少了很多,道路两侧形象变得更清爽了。2017年,该路沿线楼顶广告牌几乎全部肃清。但你或许并不知道拆除这些广告牌背后的艰辛:磨半月嘴皮子还算轻松的,有的甚至打了两年官司……

  一个路口拆出不一样的故事

  2017年,全市拆掉1.7万块广告牌。经十路与纬十二路交叉口的广告牌,却拆出许多令人唏嘘的故事。

  故事还要从连城广场北侧,一小区的楼顶广告牌说起。

  “还记得我吗?”5日,记者推开小区警卫室的门尝试着询问。一年半前,记者进入这个独楼独院小区,采访楼顶违章广告牌,守门人动怒报了警。现守门人已更换,警卫室内一闲玩的男子记起当日的故事。不仅记者,此前城管执法人员想进小区,同样没门。

  曾被“守护”的广告牌,是方圆1公里内,唯一一块楼顶广告牌。它覆盖大半个楼顶,长二三十米、高七八米。因毗邻全市形象道路经十路,未获批准。

  “媒体报道后,我们找到产权方,多次登门,谈了半个月。”近日,振兴街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回忆,产权方早已搬离,只剩下这栋宿舍楼。

  产权方最终同意拆除广告牌,条件是办事处出钱出力。“因没法用吊车,找了工人一点点拆了从楼上扛下来的,拆了整整7天。”

  就在针对这块楼顶广告牌的拆除战相持不下时,向南200米,经十路与纬十二路交叉口西南角,诚基中心开发商曾持有的闲置地块,也被8米高的广告牌围挡着。

  彼时,该地块早已被政府收回。拆违章围挡容易,新建围挡却找不到责任人。“最终街办和城管出钱雇人,干了半个多月,垒了四五百米的文化墙。”该负责人介绍。

  同一时期,该地块东临的五里牌坊,8米高的铁皮围挡也轰然倒地,两米多高的砖砌文化墙随之而起。该区域刚完成拆迁,担子交给青年公园办事处。

  2017年户外广告整治年里,类似靠办事处啃下硬骨头的案例,在济南有很多。

  一年半前,本报记者曾与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谈起过经十路该路口。当时用文化墙做围挡的工地,在执法人员眼里还很稀罕,“只有融汇的一个工地在使用。”随后,本报刊登《霸路打广告,围挡越来越高原是为遮丑,如今越遮越丑》呼吁全市整治围挡广告牌。

  眼下,回看经十路与纬十二路交叉口,本报一年半前的呼吁,已成现实。

  八一立交桥广告牌拆除前官司战

  沿经十路继续向东1.5公里,八一立交桥广告牌的肃清之战,发生在2017年年初。

  近日,再谈起那次整治,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一声叹息: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因为八一立交桥广告牌的拆除工作,早在5年前就已开始酝酿。

  时间回到2012年,市城管执法局对4块广告牌停止审批,广告牌没了合法手续。理由是广告牌属公共所有,广告公司没有通过招标、拍卖方式取得使用权。

  此前的广告牌经营者——济南开发区东信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东信实业”)站了出来,开始发起与市城管执法局长达两年的拉锯战。梳理发现,双方的交锋,从行政复议到打官司,反复4轮。胜负次数双方参半,最终以市城管执法局胜诉收尾。

  之所以强势“维权”,是因为早在1997年,东信实业与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市建委的前身)签下合同:东信公司出资建设八一立交、经十路东段的市政设施及绿化,换得八一立交桥4个立柱式灯塔的广告设置权,为期15年。合同在2012年到期。

  没了合法手续,也就没了广告收益。另外一份法院判决中描述,八一立交桥东南角的一块立柱广告牌,其有一年的广告收益高达139万元。

  为获得合法手续,2012年,东信实业向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以失败告终。随后,它两度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市城管执法局两度败诉,被责令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2014年夏天,市城管执法局上诉,最终胜诉,八一立交桥4块立柱广告牌手续不予审批。

  那年夏天的官司打得火热。从判决书可见最后一搏的难度:市城管执法局人员罗列11项证据及各类政府文件,与东信实业等互相辩论,整份判决书长达1万余字。

  梳理全市广告类判决书发现,除执法拆广告牌,我市各级城管执法部门还要与广告公司打官司,拆违路真可谓阻力重重。

  官司战结束的3年后,八一立交桥4块广告牌换成4盏灯塔。盘踞立交桥20年之久的4块广告牌,被彻底拔除。

  被买断15年后经十路广告权不再姓“私”

  谁会想到,八一立交桥西南角的一块不起眼的广告灯箱,挑战着整条经十路的广告“主权”。为了它,两家广告公司各持政府批文,对簿公堂。

  “主权”意为经十路户外广告专营权。在广告圈内,它属于山东益健城实业有限公司(简称“益健城实业”)。不过,根据合同,2020年5月底,市政府将彻底收回经十路户外广告专营权。

  届时,根据《济南市户外广告和牌匾标识专项规划》,经十路沿线禁设的广告牌将被拆除,符合市容建设的广告将应运而生。

  故事回到那块不起眼的广告灯箱,眼下它仍然存在。因为它,2014年,益健城实业起诉灯箱建设方山东三石文化传媒,索要7万元赔偿,并拆除灯箱。

  益健城实业搬出3道“护身符”,均表示益健城实业获得经十路(腊山立交至燕山立交段)户外广告专营权。其中,一道是“济政字”文件,两道是益健城实业分别与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及市建设委员会签下的合同。换取专营权的代价是,益健城实业出资建设、运营、维护经十路公共服务配套设施,包括公交候车亭、过街天桥、街头电子信息显示屏、灯杆灯箱广告、大型立柱式广告牌等18类广告牌形式。

  这么多广告牌,收益如何?益健城实业索要的7万赔偿,是一个参照,它辩称“根据市场价每年收费1万元,7年合计7万元”。

  按照这样的收费标准,粗略统计,目前益健城实业专营的经十路,有46个公交站点,公交候车亭至少200个,灯杆灯箱广告每20米一个的话,全线至少1000个,刨除其他广告牌形式不算,每年收益超过1000万元。最终,山东三石文化传媒搬出市物价局与市公安局关于“停车收费公示栏”的规定,获得胜诉。

  广告专营权由政府出让给企业,不仅只存在于经十路,北园大街等道路同样如此。因历史原因,政府为筹措建设资金导致。据了解,北园大街广告专营权也将于两年内到期。

  日前结束的市两会上,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吕灿华表示,2018年将重点整治全市剩余的近6000块政府出让的广告牌。

  据市城管执法局最新消息,2018年,各类企业买断的广告专营权虽然未到期,市政府将通过分类分期补偿的形式,收回全市广告专营权。届时,经十路沿线的路灯灯箱、步行道灯箱等广告牌,将陆续拆除。

  与此同时,全市的过街天桥广告牌,2018年也将陆续肃清,还老百姓一个开阔视野。这一步,让济南与一线城市广州看齐(广州早在2009年全部过街天桥就已禁止登载户外广告)。

作者:李永明   网络编辑:曹乐平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