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http://www.e23.cn2021-06-01 19:53:50大众网

    摘  要:在临沂蒙阴岱崮镇一个小村子里,一位近90岁的瘦弱驼背老人朱永德颤巍巍在太阳下站着。老人拄着拐棍焦急等待,他弓着的腰深深地弯曲,弯成近乎一个直角,耳朵稍稍有些背。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陈洋洋 张建 临沂报道

  群山苍翠,热风阵阵。

  在临沂蒙阴岱崮镇一个小村子里,一位近90岁的瘦弱驼背老人朱永德颤巍巍在太阳下站着。老人拄着拐棍焦急等待,他弓着的腰深深地弯曲,弯成近乎一个直角,耳朵稍稍有些背。

  这位山村里平凡的老人,心中深藏着一段关于烈士的故事。

  这位烈士就是他的哥哥——朱永全。

  “终于找到我哥哥下落了,我们全家都感激你。”5月28日,当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和“烈士信使”张景宪带着烈士牺牲在菏泽的消息,走进下旺村中这个山村小院,老人握住张景宪的手,声音哽咽,快要哭出来。

  70多年前,他的哥哥离家参军,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70多年了,他一直在等,等他的哥哥——朱永全的消息。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90岁老人朱永德握住张景宪的手感谢

  烈士弟弟已近90岁

  守着哥哥住过的老房子旧址

  “朱永全,年龄20岁,入伍时间1944.3,牺牲时间1947.9.23,土山集战役,安葬地点山东曹县西南十五里李寨……”

  在张景宪带来的纸页泛黄的烈士名单上,20岁的朱永全只留下了人生中最简单的信息。

  那个牺牲在战场上的年轻人是什么样子呢?烈士名单上不可能一一记载,而随着时光的远去,见过他样子的人越来越少了。

  17岁、20岁、22岁……在张景宪带来的烈士名单中,朱永德和家人寻找着哥哥的年龄信息。

  “我哥走的时候还是少年,我想不起哥哥的样子来了,都说长得和我很像。”年近90岁的朱永德记忆力越来越弱,他能想起来的,只有一些记忆的碎片儿。

  巍巍青山,周围一片寂静,走过几级旧石板台阶,是一座石头砌成的破旧小院,这就是朱永全曾住过家的旧址。

  朱永德介绍说,这里以前是一座破土房子,哥哥走后,他和母亲一直住在这里。后来由于年久失修,不安全了,才翻盖了这个石头房子。

  70多年过去了,虽然当年哥哥住过的房子已不复存在,但老人依然住在这个旧址,守着原来的地方。

  令他感到庆幸的是,等了70多年,如今,他终于等来了哥哥的消息。

  父亲早亡

  哥哥给生病母亲做饭,照顾弟弟妹妹

  过去的苦难不堪回首。

  这或许是战争年代无数农村家庭的缩影。

  兄弟俩生在一个贫困家庭,父亲早早亡故,这个家庭里只剩下一个生病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们。

  “那时我哥哥17岁,我15岁,我们家里全是我大哥照顾。”朱永德说,当时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特别孝顺,当年参军前一直照顾卧病在床的老母亲,每天给母亲和弟弟妹妹做饭。

  由于家里太穷,他跟着部队参了军。参军的年龄上写了20岁,可能是大哥特意写大了几岁,为了更顺利参军。

  因为怕生病的母亲担心,大哥走之前不敢告诉母亲,只是悄悄和弟弟妹妹们告别。

  “他就那样招招手,说‘我走了,你们回吧!’”朱永德老人回忆说。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大哥走的时候回头一笑,招招手告别的样子始终在他眼前浮现。

  从那天起,生病的母亲发现做饭的从大儿子换成了小儿子,感觉很疑惑,一直念叨着问“老大”去哪儿了。后来,一直到朱永全牺牲,他的母亲也不知道他是去参军了。

  “俺娘问起,俺们只能骗她说大哥出远门了。”朱永德说,大哥走了之后,母亲逐渐身体更不好了,没几年就去世了,一直到母亲去世,再也没见到大哥,母亲走的时候也带着遗憾走的。

  曾往家寄信

  劝弟弟一起去参军

  “大哥曾来信劝我一起去参军,我因为照顾生病的母亲,没能去和他在部队见面。”朱永德说,哥哥走的时候,他才15岁,对一切都还很懵懂,后来哥哥参军后来信,劝他一起去部队参军,但因家中老母亲生病需要照料,他没能及时去追寻哥哥参军。

  那几乎是他和大哥之间的最后一次联系。

  朱永德家住的这个小村子处在山中,周围也都是山,开车上山要拐好几道弯,有个别地方陡坡,车几乎是“斜竖”着上山。

  朱永德老人年近90岁,身体已佝偻,几乎要弯着腰走路。在这样一个大山里,近90岁的他很少下山。

  “我们住在这么偏的地方,又都是农民,战争贫穷年代,那更是没法出去找我大哥。”朱永德说,尽管一直想念大哥,但是几十年来,却从来有心无力,想到外边人海茫茫、天大地大,始终没能出去寻找大哥。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老人的记忆力在衰退,关于哥哥的记忆越来越少,那个17岁参军离家的哥哥,也永远以少年的形象留在了他的心中。

  这几年,老人有时突然想起来,仍会一遍遍告诉后辈,要后辈们记得帮他寻找哥哥的下落。

  “青山埋忠骨,热血照千秋。英烈思故土,今夕寻亲归。”年近90岁的老人没想到,70年后终于又收到了哥哥下落的消息。听到哥哥在战场上那么勇敢作战的情形,老人忍不住激动落泪。

  “现在知道大哥牺牲在菏泽了,你们一定替我去看看哥哥,告诉哥哥我等他回家。”他告诉后辈们,一定要替行动不便的他去曹县土集堆战役的地方看一看,替他去看看一辈子没再见到的哥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把哥哥的坟迁回来,希望后辈们能替他“接”哥哥回家。

  “让思念发光,帮烈士回家。”多年前,无数年轻的烈士血洒战场,他们的父母、妻子、儿女苦寻多年,一生盼望接烈士回家,如今终得消息。大众网·海报新闻将联系相关部门,尽力帮助烈士亲属们早日完成去烈士牺牲地看望的愿望,帮助烈士们叶落归根,早点回家。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丨朱永全烈士90岁弟弟回忆:哥哥参军时还是17岁少年,在家每天给生病卧床的母亲做饭

作者:陈洋洋   网络编辑:李欢 值班主任:李欢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